纳米包裹壬二酸(杜鹃花酸) NanoActive Aze

产品名称: 纳米脂质体壬二酸(杜鹃花酸);纳米包裹壬二酸;水溶性壬二酸,油溶性壬二酸
产品英文名称: NanoLiposomal Azelaic acid,Water-Soluble Azelaic acid,Oil- Soluble Azelaic acid
含量:30%
外观:淡黄色透明溶液
CAS号: 123-99-9
描述:
杜鹃花酸又称壬二酸(Azelaic acid),它是天然存在的含九个碳原子的饱和二元羧酸,是一种重要的中长链二元酸。杜鹃花酸应用于化妆品中的历史非常悠久,具有抑制油脂过度分泌、祛粉刺以及皮肤美白作用,安全性非常高,2007版《化妆品卫生规范》中对其使用没有限制。

但由于具有溶解性低、熔点高(105-106℃)、易变色、配伍性差、刺激性大等缺陷,使其应用受到很大限制。利用纳米传输系统(NDS)开发的粒径小于30nm纳米杜鹃花酸,很好解决了溶解性和刺激性等问题,使其稳定包裹于纳米载体之中,能有效渗入毛囊和皮肤深层,大幅增加吸收效率和生物利用度(衍生物则需要水解后方可起效),作用效率更高,无刺激性。很好解决了杜鹃花酸的不足而保持杜鹃花酸原有优点,配伍性良好,在调节皮脂正常分泌、祛粉刺和皮肤美白方面非常有效。

杜鹃花和杜鹃花酸                  

杜鹃花酸是一款非常有特点的原料:
能同时用于祛斑、祛痘和控油
同时用于化妆品和药品
既有非常优异的功能性(作为祛斑和祛痘原料同时收入权威的皮肤科药典),也有非常良好的安全性
对于普通皮肤美白效果不很明显,但对于重度的色素沉淀,如雀斑、黄褐斑、黑皮病等却有非常明显的效果
在医学临床上积累了非常多的具有说服力的数据
非常稳定(分子结构内无不饱和双键),不同于一般的功能性原料

杜鹃花酸作用机制:
竞争性抑制酪氨酸酶的作用,阻断黑色素合成
能抑制微生物蛋白合成,对痤疮丙酸杆菌、葡萄球菌、变形杆菌、大肠杆菌有很强的抑菌作用
壬二酸竞争性抑制5-α还原酶的作用,从而抑制雄性激素转化成5-雄性激素醛
抑制皮脂腺中游离脂肪酸的分泌,调节皮脂正常分泌
清除自由基,控制炎症,减缓角质细胞的生长

产品功效:
祛除皮肤色斑、美白肌肤:对异常黑色素(功能性混乱引起的黑色素沉淀)有确切而明显的效果,如黄褐斑、雀斑、黑皮病、外伤(或痤疮等)引起的色素沉淀(印记)、恶性黑色素瘤等
治疗痤疮,祛除肌肤粉刺,调节皮脂正常分泌
与维生素B6配伍,适用于男性荷尔蒙型脱发症治疗,刺激头发生长

产品特点:
NanoActive AA采用FDA GRAS级原料,安全性高
NanoActive AA对热、pH和剪切稳定性好,使用方便
NanoActive AA克服杜鹃花酸原有缺点并保留有点,提高生物利用度
NanoActive AA能提高产品中其他活性物的稳定性并促进吸收

产品使用:应用范围很广,可以用于化妆水、精华液、膏霜、乳液等各种体系。推荐用量:1-5%。

产品储存:25℃以下避光保存。

“壬二酸”—护肤成分界的多面手

产品名称: 纳米脂质体壬二酸(杜鹃花酸);纳米包裹壬二酸;水溶性壬二酸,油溶性壬二酸
产品英文名称: NanoLiposomal Azelaic acid,Water-Soluble Azelaic acid,Oil- Soluble Azelaic acid
含量:30%
外观:淡黄色透明溶液
CAS号: 123-99-9

今天我们来聊聊护肤成分界的多面手—壬二酸更多阅读

海蓝之谜的秘密成分-小分子超级抗氧化酶EUK-134

众所周知,抗氧化对于护肤来说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不论是晒太阳,还是空气中的污染物,亦或是熬夜伤身,都会让我们的皮肤加速衰老。在这个衰老的过程中,皮肤的氧化应激起着重要作用,它会产生许多有害的自由基,对皮肤中的脂质,蛋白质和DNA造成损伤。所以我们需要依靠外用护肤品来对抗这些有害的自由基,也就是抗氧化。

 

抗氧化的概念已经火很久了。原料桶品牌The Ordinary出的抗氧化精华EUK134成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虽然EUK134随着TO这个产品最近才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但是其实早在2004年的时候,雅诗兰黛就嗅到了EUK-134的用作皮肤抗氧化剂的潜能,并且针对它在皮肤上的抗氧化能力做过一些实验,还发表了论文。

图1.The Ordinary EUK134精华

EUK134它神奇在哪里?让我开始走进科学。

EUK-134全称叫【乙基双亚氨基甲基愈创木酚锰氯化物】(Ethylbisminomethylguaiacol manganese chloride),是一种人工合成的SOD和过氧化氢酶模拟物,既有SOD的活性,又有过氧化氢酶的活性。

EUK134是一种salen-锰配合物。Salen是指由水杨醛(salicylaldehyde, sal)和乙二胺(ethylenediamine, en)合成的四价C2对称配体。Salen配体可配合多种不同的金属,通常可以在各种氧化态下稳定,主要用作催化剂,有很强的抗氧化功能。

图2.Salen(左)和EUK-134结构(右)

这些抗氧化剂在许多的氧化应激疾病模型中显示出功效,包括中风,帕金森氏病,自身免疫病等。因为它具有很强的抗氧化性,在2000年的时候,《自然》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对线虫施以0.05%的EUK-134能使线虫平均寿命延长54%。

如果只是有SOD和过氧化氢酶的活性,那也不足为奇。要想获得雅诗兰黛这样的大厂的青睐,必须得有些过人之处才行。

我们知道,当人体皮肤暴露在太阳紫外线下,可直接或通过诱导活性氧(ROS)对脂质,蛋白质和DNA造成损伤。打个比方,皮肤中的角鲨烯被认为是皮肤表面在紫外线暴露下被氧化的第一个脂质。角鲨烯单氢过氧化氢(sqOOH)异构体是长波紫外线(UVA)诱导的皮肤表面的主要脂质过氧化产物。在动物实验中,皮肤表面形成的sqOOH可导致表皮增生,胶原降解和皮肤皱纹的形成。不光如此,sqOOH还能引起粉刺,是个十足的坏人!白天,sqOOH会在阳光曝晒后的皮肤表面积累,到第二天早上又会恢复到基线水平。但是当早上使用抗氧化剂的时候,可以一整天将sqOOH维持在基线水平。

为了防止氧化损伤,皮肤有两套抗氧化系统。一类是消耗型抗氧化剂,比如大家熟知的维生素E,维生素C和谷胱甘肽等,这类物质的特点是还原性比较强,可以牺牲自己,保护皮肤;另一类是由超氧化物岐化酶(SOD)和过氧化氢酶组成的抗氧化酶系统。在受到紫外线暴露时,消耗型抗氧化剂会慢慢被耗完,酶类会逐渐失活,当这两套系统都嗝屁的时候,被光损伤的就是我们皮肤的脂质,蛋白质和DNA了。

EUK-134是小分子化合物,与蛋白质(酶)抗氧化剂相比,具有更好的光稳定性和生物利用度。有多稳定?在雅诗兰黛集团2004年发表的论文中,UVA照射到达2 J/cm2时,溶液中过氧化氢酶的活性就降到了60%,到达6 J/cm2时,过氧化氢酶就降到了不到40%。但是EUK-134一直到12 J/cm2都依然坚挺(图3左)。说明一下,1 J/cm2算是比较轻度的剂量,而2 J/cm2的UVA可以认为是比较温和的一个剂量,商业的日光浴床常用的剂量是6 J/cm2。因此这个UVA剂量范围可以说涵盖了我们日常所接触到的日光照射强度。换成UVB呢?在UVB照射剂量高达300 mJ/cm2时,EUK-134的过氧化氢酶和SOD酶样活性都没有发生显著变化(图3中右)。所以说,在化妆品中添加EUK-134完全不用担心它见光死!

图3. UVA和UVB暴露下,过氧化氢酶和EUK-134的活性(体外实验)

仅仅稳定可没有用,重要的还是功效。

那么EUK-134的抗氧化性能如何呢?研究表明,EUK-134预处理角质形成细胞可以预防UVB照射后p53的积累,减少MAPK的激活,减少DNA的损伤,还能增加UVB照射后细胞的存活率(图4左)。使用不同剂量的EUK-134涂抹于受试者皮肤(个体数n=10),再在UVA暴露下测定皮肤的角鲨烯氧化成sqOOH的比例(LPO value)(图4右)。很显然,不管是否暴露于UVA,EUK-134都可以抑制皮肤中角鲨烯过氧化为sqOOH。

图4. EUK-134的抗氧化效果

这么看可能还是不够清楚。它是厉害,能厉害过其他的抗氧化剂吗?雅诗兰黛的文章中选择的参照物是α生育酚,也就是维生素E。分别在UVA暴露前涂抹(pre-UVA)和暴露后涂抹(post-UVA)EUK-134和维生素E,然后测定UVA暴露后角鲨烯氧化成sqOOH的比例。

如果在实验前涂抹,在UVA照射后, 0.05%的EUK-134可以使皮肤中sqOOH产生比例下降43-64%,0.05%维生素E可以下降66-82%。这么看EUK-134的表现还是可以的,这能证明它们对于氧化应激都可以有防护效果(图5)。

但是如果皮肤已经被暴晒过,EUK-134还有没有用?前面已经说了,EUK-134是一种催化剂,而维生素E是消耗类的抗氧化剂。当UVA暴露已经发生,维生素E这种成分是没有用的,但是EUK-134却还能力挽狂澜,把已经氧化的sqOOH再还原成角鲨烯。在UVA照射后4小时,涂抹0.05%的EUK-134可以把sqOOH的产生比例下降100%,再看看维生素E,一点用都没有(图5)。

图5. EUK-134在UVA暴露后使用依然有效(人体实验,A图n=5,B图n=6)

如此优秀的抗氧化功能在皮肤上的具体表现是什么呢?当被金灿灿的太阳暴晒时,很多人会被晒红晒伤。根据人体实验,9名受试者(皮肤类型I-III型)使用0.05% EUK-134 一天2次,共3天,UVB(280-320 nm/n)照射后24小时测量红斑,使用过EUK-134的皮肤红斑平均减少45%。由此证明,EUK-134是在对抗紫外线带来的光损伤的确是一把好手。

那么EUK-134是否能抗老抗衰祛细纹祛痘美白?目前公开数据库里还找不到这类研究。The ordinary出品的EUK 134精华直接把浓度加到了0.1%,理论上它的效果如何,请回顾图4。轻度UVA暴露下,1%的浓度,sqOOH的抑制率可达到95%。

除了the ordinary这款以EUK-134为卖点的抗氧化精华,雅诗兰黛集团旗下有很多产品都有EUK-134的添加来协同抗氧化。别看它在成本表里排名很靠后,就以为它没什么用,它只需要一点点就能发挥大作用。这又是一个“不能只看成分表”的典型。

总结一下,EUK-134是一个对抵抗光损伤有很好效果的成分,可以用在日间防止晒老晒伤等。在某些方面,比如光稳定性明显优于生物抗氧化剂(维生素E,SOD,过氧化氢酶等)。在已经造成了脂质氧化后,使用EUK-134依然是有效的。所以把这个成分用来和其他经典的抗氧化剂复配来协同抗氧化是非常有道理的,做不成Carry还能做奶妈,帮助皮肤回血。至于它是否能够美白抗老,现在还没有研究,但是基于它抗氧化剂的属性,我们认为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的。

产品信息:

INCI name:乙基双亚氨基甲基愈创木酚锰氯化物

CAS:81065-76-1

外观:深棕色粉末

建议添加量:0.01-0.05%

来源|truebuty

作者|清一壶

更多阅读

BioActive CuTM 生物活性铜肽(蓝铜肽、铜肽)简介

BioActive CuTM 生物活性铜肽TM:铜肽或者蓝铜肽,三肽-1 铜,CAS:89030-95-5, 49557-75-7, Copper peptide GHK-Cu, COPPER TRIPEPTIDE-1

胜肽(peptide)即小分子的蛋白质,又称多肽或肽,它是由具有一定序列的氨基酸通过酰胺键相连,2个氨基酸组成的叫二胜肽,3个氨基酸组成的叫三胜肽,依次类推。人体内各种生理进程几乎都是由特定的氨基酸序列组成的多肽或蛋白质调控的。 在皮肤自然老化的护理过程中,胜肽起着重要的作用,如细胞增殖、炎症、血管发生、色素形成以及蛋白合成及调控等。将胜肽用于化妆品中,以期达到促进胶原蛋白生成、抗自由基氧化、消炎修复、抗水肿、美白、丰胸和减肥等功能。更多阅读

纳米脂质体包裹苹果籽提取物(NanoLiposomal Apple)

INCI:苹果(PYRUS MALUS)籽提取物、磷脂、生育酚乙酸酯、透明质酸钠、甘油、水

随着人们健康和环保意识的提升,植物来源活性物日益受到重视。植物多酚(PPs)是植物产生的用来抵御天敌、竞争者、感染以及物理损伤的一类物质,目前发现的植物多酚达到8000多种。植物多酚具有的紫外吸收、抗氧化、自由基清除、金属络合以及抗菌作用在植物、动物和人体上相似。很多植物多酚还具有抗炎症、抗过敏、促进微循环、抗肿瘤等活性,被大量用于医药、功能食品和药妆等领域。FDA批准的第一个植物药物即为茶多酚软膏VEREGEN,上海绿谷治疗心血管疾病的注射用丹参多酚酸盐年销售额已经超过十亿元。更多阅读